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是谁让故乡的骄子成为城市的游子?

2020年09月16日 10:08

从高考开始,就有大批学生心心念念想到这些大城市上学,导致这些城市的高校录取分数线年年上涨,学生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考取了自己心仪的大学,全家人都为之感到高兴。

但是四年之后,这些学生会发现一个辛酸的现实:这座生活了四年的城市根本留不下你,因为你努力的脚步追不上高涨的房价,这一次靠自己努力不一定会有好结果。

究竟是为什么呢?在北上广深,无论是寻梦的打工者还是毕业之后继续追梦的大学生,想要凭一己之力在城市买房,已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而被大多数人作为首选的租房,也渐渐成为了高攀不起的琼楼玉宇。

据媒体报道,北上广深平均每年租金会涨价约10%,月租涨幅在200-300元之间,区域地段不同可能略有不同。其背后的原因,早已不仅仅是房源紧张这个单纯的问题了,大量资本的入住,成为房屋租赁市场的幕后推手。

房东与租客之间的之间对接越来越少,大量中介平台的介入,导致大量空置房源流入中介市场,但是对于各大中介平台手中到底有多少房源,以及每个房源的具体信息,这些数据无法进行验证也没有统一的管理和核实。

租房市场的饱和状态,一方面是由于一系列国家房价调控政策的出台,对于恶意炒房、哄抬房价的行为进行了打击,对于购买二套房、三套房的购买要求有严格的控制,房价的涨势有所平稳,购房市场呈现回春的态势。另一方面是每年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从经济欠发达地区涌入经济发达地区,导致租房市场一房难求。

中介平台对于托管的房源统一上涨价格,占领租房市场大部分的价格话语权。让租客们对此颇感无奈。

在众多信息繁多、良莠不齐的中介平台中,如何找到一个真正为租客服务、站在租客的立场上考虑问题的中介是很多租客的梦想,也是支撑他们在这座城市生活的基础。

租客网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应运而生,急租客所急,想租客所想。为广大租客提供海量房源,并且价格公道。

对于租房市场上,中介比房东收得都多的现象嗤之以鼻,不愿与他们同流合污。坚持品牌才是硬道理,清醒的认识到这种破坏市场规律、炒作哄抬房价的行为是急功近利的资本企业鼠目寸光的表现。

关键字:

相关推荐

租客网:快点吧,我等你来租房,等的花都谢了!

不是我们套路,是你们脑子不清楚!还大学生?你们20多年真的都白活了。”这是武汉四名女大学生租房遭遇“套路贷”后维权时,中介业务员跟她们说的话。这不仅让人深思,如今的租房中介“套路贷”后还能对租客如此口出狂言,嚣张如此,到底是什么给了这些租房中介们勇气?究其根本,还是利益熏心。长租房很流行押一付一,或押一付三。房租疯涨的今天,一个月的房租本就不是个小数目,何况还有更可怕的押一付三。对于刚入社会的大学生而言,自然是压力山大,大中介的服务费、押金又高,于是很多人也会把目光转向中小型中介。这就给了一些黑心小中介可趁之机。在签合同时,中介会着重推荐“押一付一”的交租形式。如果你心动了,那么第一步就成功了当你掏出手机准备付押金和房租的时候,业务员会称公司规定要通过平台扣款,以交押金为理由,要走身份证和银行卡。当中介回来的时候,第二步也就完成了。接下来,你的房租都会交到第三方金融服务平台,每个月交租的前几天,你都会接到第三方金融机构发来的催款通知,知道你的租期结束。这时想要退租?中介是不会同意的!中介会告诉你,提前退房就算违约,不仅押金不会退给你,还要收你房租几倍的违约金。这样的情况下。租户往往还得选择继续租住下去,万一你搬走了,贷款还跟着你,以后影响自己的征信怎么办?遇到这种情况,建议和四个武汉女大学生一样,直接选择报警来捍卫自己的权益。毕竟租金突然变成贷款,可不是件小事儿。各位大学生在租房的时候,应该擦亮眼睛研究合同,谨慎签约!那么对于大学生来说,如何去选择一个既值得信赖,又省钱的租赁网站呢?不如就来租客网吧!“真房源、、按月交租、可长租、可短租。”海量房源等你来选择,总有一款是你的菜。租客网一家集房产租赁服务、闲置物品租赁服务、专业技能外包服务和租客人生安全保障服务为一体的以数据驱动的价值链生活服务平台。租客网以互联网+为主导、以提供多元化租赁生活方式为宗旨,以房屋租赁业务为切入口,是租赁行业唯一以受众群体名称命名的门户网站,是互联网唯一受知识产权保护的租客官方平台。做租赁,我们是专业的,信赖我们是没有错的。而且在租客网,“信用免押金、免中介费”可以为租客节约租房的费用。我们的宗旨是,全力打造互联网第一诚信交易平台,租房没有套路,海量真房源,所见即所得,愿你在租客网找到最心仪的房屋。租客网平台不与任何第三方贷款金融机构合作,你交的房租不会经过第三方之手,不损害房东的利益,不榨取租客权益,让你逃离“套路贷”风波。租客网在这里等你,多来一时,便欢喜一份。

2020年04月28日 09:37

影视灯的分类

影视灯可按其出射光束的特点分为聚光灯、散光灯和效果灯3类。按类型大体上可以分为:三基色灯、卤素灯/石英灯、HMI,HQI,FRENSEL、LED影视灯等。

2020年04月27日 11:45

三年亏 290 亿退市只待“宣判”,乐视网没能等回贾跃亭

乐视网连续三年巨亏,累计亏损额接近290亿,在A股历史上仅次于*ST盐湖连续三年巨亏近300亿元,成为A股30年历史上利润亏损的榜眼,曾经登顶创业板一哥乐视网,如今却已滑入退市泥潭无法自拔.乐视网4约26日晚间披露的年报显示,2019年全年,公司净利润再次巨亏112.8亿元。加上此前两年的亏损,该公司最近三年净利润已累计亏损高达290亿元左右,并且连续两年资不抵债,2019年末净资产为-143.3亿元。2019年的巨额亏损,主要是计提了超过90亿元的负债。由于违规对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体育")、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下称"乐视云")融资提供担保而后者违约,乐视网为此计提负债90.64亿余元。乐视网背上的这些巨额债务,均是贾跃亭一手主导造成。2010年上市之后,乐视网神话无数,市值一度超过1600亿元。2016年底,整个乐视体系危机爆发,贾跃亭次年遁身美国。而他留下大量问题,把乐视网一步步拖向泥潭深处,仅占用、违规担保带给乐视网的亏空,就超过百亿之巨。连续三年净利润巨亏、两年年末净资产为负,连续三年的年报都被审计机构出具非标审计意见,重病缠身的乐视网,退市几乎已成定局。这回,乐视网还能找到援手吗?三年巨亏近290亿元经过连续三年巨亏之后,乐视网如今距离A股"亏损王"的距离,中间只隔了一家公司。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乐视网仅实现营业收入4.86亿元,同比下降68.83%;净利润净利润再次百亿巨亏,亏损额高达112.8亿元,同比下降175.39%。自从2016年底陷入困境之后,乐视网的经营就一落千丈,营业收入直线下降。2017年、2018年,该公司营业收入为70.3亿元、15.6亿元。2019年的营收,已经仅剩2017年的7%左右。加上此前两年,乐视网过去三年的亏损总额,已经逼近290亿元。2017年、2018年,该公司净利润亏损分别达到138.9亿元、41亿元,而今年一季度,营收已经滑落到仅8895万元,净利润亏损约1.5亿元。连年巨额亏损,在迄今为止A股历史上,很难找出第二个例子。此前,亏损规模超过乐视网的,仅有*ST盐湖一家。按累计金额计算,乐视网是A股历史上亏损规模第二大的公司。*ST盐湖1月11日披露,由于资产重整中的资产处置,预计对利润产生约417.35亿元的损失,导致2019年净利润亏损高达432亿元至472亿元,净资产从2019年9月底的182亿元,直接跌到-286亿元。2017年、2018年,该公司已分别亏损41.6亿元、34.5亿元,三年累计最大亏损接近惊人的550亿元。石化油服也曾有过惊人巨亏,但亏损金额尚不及乐视网。2016年、2017年,石化油服净利润分别亏损161.14亿元、105.8亿元,两年合计亏损近267亿元。这一亏损金额比起乐视网,仍然少了20余亿元。虽然连续三年巨亏,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乐视网去年的亏损,实际有所收窄。年报显示,受对大股东贾跃亭控制的乐视体育、乐视云两家公司的违规担保所累,乐视网计提了对应负债约90.64亿余元。2016年4月,乐视体育进行B轮融资,新增投资者40余家分别以现金、债转股形式增资,共计投资78.33亿元。从2019年5月至当年年底,已有18家投资人对乐视网提起仲裁、1方起诉,其中17起仲裁乐视网败诉,为此计提74.84亿余元。对乐视云的担保,带来的负债虽未披露,但过往披露可知大致金额。2016年2月,乐视云融资10亿元,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贾跃亭等出具股权回购、担保合同,如若乐视云2016年至2018年未能完成约定的经营指标,或2019年初无法上市,乐视控股及贾跃亭将向投资人回购。根据各方当时约定,乐视云回购金额为本金10亿元、年化单利15%计算,每年仅支付的利息就达1.5亿元。如今三年多过去了,乐视网为此承担的本息,经测算至少已经超过15亿元。贾跃亭还会还钱吗?作为曾经贾跃亭控制的上市公司,在持续数年的债务纠纷中,被连累最多的就是乐视网。从2018年以来,乐视网就因贾跃亭遗留下来的种种问题,不断被卷入债务催讨官司。乐视网4月13日披露,公司收到北京朝阳法院送达的民事起诉状,陈思成(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下称"陈思成工作室")请求判令乐视网、乐乐互动体育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乐互动")、北京鹏翼资产管理中),立即收购银石投资代原告持有的乐视体育的0.0914%股权,支付股权收购款2897万元。陈思成起诉追讨的股权收购款,不过是乐视网最新的一起债务官司,起因也是乐视体育2016年4月的融资款,王宝强、孙红雷、贾乃亮等当红明星,当时均参与了乐视体育B轮融资。除了对乐视体育、乐视云融资的巨额违规担保,贾跃亭主导的对乐视网大额资金占用,就差多年之后,至今仍未能解决。2017年及以前,乐视网通过公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截至2019年底,涉及金额仍有19.17亿元。直接占用、违规担保之外,乐视网自身也有巨额债务。截至2019年12月底,该公司合并报表内的长短期借款共5.55亿元,其他流动负债33.04亿元,其他非流动负债30.49亿元,合计金额超过69亿元,其中包括二股东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2017年11月提供的借款本息13.45亿元、融创垫付的19.1亿元债务。这些债务虽然与贾跃亭方面没有直接关系,但却与其遗留下来的问题存在渊源。乐视网称,历史问题无法得到有效、及时解决,现金流极度紧张引发大量债务违约,进而被动应对诸多诉讼和无法短期内执行的判决,公司金融和市场信用跌入谷底,业务开展遭受重重阻碍。根据公开信息,美国洛杉矶当地时间今年3月19日,当地破产法院就已批准了贾跃亭的破产重组资产披露声明和持产债务人贷款申请,法院认为贾跃亭)提交的第四版披露声明提供了足够的信息,满足破产重组的法律要求,涉及的债务重组的债务本金净额为29.6亿美元。今年5月,破产重组将进入投票程序。根据最新破产方案,中国债权人将从债权人信托获得40%的债务受偿,或从信托以及其他途径获得的偿付比例达到获准债务索赔分配额的100%,债权人将有权在国内继续处置破产提起日前已经冻结或已抵押、质押的资产,受偿金额不计入上述40%等,此次破产重组债权人信托方案已经同步考虑乐视网相关债务问题。但对于涉及乐视网的债务细节,迄今未见任何披露。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对乐视网的资金占用规模为86.9亿元,2017年、2018年底,余额分别为73亿元、28亿元。到了2019年,存量规模看起来已经减少了接近75%。从表面上看,关联资金占用大幅下降,是因为贾跃亭已经偿还部分资金。按照贾跃亭方面近期的说法,从2017年7月以来,包括已不在上市公司范围内的乐融致新在内,累计解决上市体系关联欠款超27亿元。事实是否果真如此?乐视网在2018年年报中称,大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合并范围的欠款余额约28亿元,比上年大幅下降,是由于乐融致新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范围,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对乐融致新应付款项,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范围。乐视网还在2019年年报中称,贾跃亭方面并未还钱。2018年8月至今,双方进行多次谈判,但未达成一致,截至目前,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公司未因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已经解决的7.2亿元左右,也是以债权转让方式进行,而非现金偿还。此次破产重组过程中,贾跃亭因违规担保、占用,导致的乐视网上百亿债务、资金压力,将如何解决?是否能得到真正解决?整个资本市场都拭目以待。退市几成定局不仅利润累计巨亏接近290亿元,乐视网的资产,也已经亏蚀殆尽,退市也只有一步之遥。即便扣除对乐视体育、乐视云违规担保形成的巨额债务计提,乐视网2019年净利润仍然巨亏。数据显示,扣除经常性损益后,该公司去年净利润亏损金额,仍然达到扣23.05亿元,难以扭转连亏三年的局面,已经触发退市条件。已经触发的退市条件,还不止是净利润。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乐视网总资产约为59.1亿元,净资产为-143.3亿元。2018年年末,该公司净资产已然为-30.3亿元。此外,乐视网2017年至2019年的财报,均被会计师出具非标意见。在2019年年报中,审计机构认为,财务报表没有对公司如何消除对持续经营的重大疑虑作出充分披露,注册会计师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2017年则是因为关联方以外的部分其他单项金额重大的应收账款、单项金额不重大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计提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等。乐视网26日晚间也提示风险称,2019年审计报为保留意见,2019年年末净资产、全年净利润均为负,股票存在年报披露后十五个交易日内,被深交易所终止上市的风险。倘若能追回贾跃亭方面的数十亿资金占用、违规担保,乐视网将能缓解百亿资金和债务压力。不过,即便这些问题解决,依然难以解决乐视网净资产为负、2019年净利润亏损的局面。通过股权质押,贾跃亭已经成功"金蝉脱壳",但众多投资者、债权金融机构却将迎来一个个难眠之夜。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乐视网股东数量仍有280767户,贾跃亭持有的剩余9.2亿股,已经全部被冻结,其中8.57亿股依旧处于质押状态。乐视网的前十大股东中,有四家公募基金。其中,持股最多的一家,通过两只基金共计持有乐视网约4430万股,持股比例合计1.12%,另外三家分别持有1861万股、1517万股、1348万股,持股比例为0.47%、0.38%、0.34%。2019年5月13日,因2018年净资产为负,乐视网股票开始实施暂停上市。暂停上市前股价为1.69元,市值67.42亿元。相较于巅峰时超过1600亿元的总市值,累计缩水96%。

2020年04月27日 10:53